切割和修补,我做了一袋破碎的旧时光。

切割和修补,我把破碎的旧时光变成了包装旧东西的生活。有两种方法可以继续下去。 一种,可以留在紫禁城修复,叫做重生;另一种能在设计师手中再次绽放的叫做诞生。 你有收集旧东西的爱好吗?对于旧的事物,文艺青年喜欢感伤,叛逆的青年喜欢毁灭,而艺术家善于在二者之间找到平衡,打破旧的,建立新的。 虽然我们常说旧的不会去,新的不会来。 但是保留旧东西的原因是因为它们对你有特殊的意义。 上学期我们谈到了黄宜川,他是用损坏的青花瓷器制作配饰的设计师。今天,我们的英雄是张岱恩,另一个专门制作古董刺绣包的设计师。 张岱恩是一个收藏家,他痴迷于旧物件,尤其喜欢各种刺绣服装。 但是除此之外,她仍然是一名设计师,破刺绣通过她的双手,不断焕发出新的活力 她也是一名艺术家,超越刺绣和生活,她有许多见解。 源于这种生活,旧物件的刺绣是古代服装上的一种装饰,以显示华丽和诉说悲伤 一对熟练的刺绣工通常需要忍受几个星光灿烂的夜晚才能刺绣。 随着时间的推移,保存至今的刺绣自然是无价的。 因此,对张岱恩来说,收集和照顾它们绝不是一夜之间的事。 六年前,她致力于收集古董、金银。 巧合的是,她开始了她的第一件刺绣服装,惊叹于老艺术家精湛的刺绣作品和从刺绣服装本身继承下来的故事,她开始了自己收集刺绣服装的方式。 从晚清服饰到民国旗袍,从梨园花旦穿的衣服到她家的遗物,她的收藏品种类繁多,每一件都有自己的魅力。 ▲张岱恩的第一件刺绣服装▲深蓝色仿古刺绣旗袍来自民国十九年,与汤唯相似。虽然张岱恩涉足古董收藏多年,但刺绣服装总是罕见的,数百年后,刺绣也难以完全保存。 收藏品能成为“家”的原因也是因为一双发现美的眼睛。 虽然破碎的刺绣品不能像刺绣服装一样再穿了,但破碎的物品本身充满了不同的神秘美感。 这也成为张岱恩痴迷于此的原因之一。 ▲清代两岸渡海后,由于解构与融合,方舟子的新世界张岱恩和仿古刺绣从收藏开始,但并没有停留在收藏上。 她最初从事金融业,因为她在大学主修设计,喜欢古董刺绣。与其收集古代刺绣品,让其腐烂或腐烂,或者让人们透过博物馆的玻璃观看,她宁愿切断世界,在解构和融合后创造新的生活。 她的第一部作品诞生于一次古董朋友聚会之前。 由于当时缺少合适的手提包,她突然想到用手边的古董刺绣做她的第一个包。 我不想发现原来的刺绣包也能如此自感兴趣,于是开始了我自己刺绣系列之外的生活。 ▲为一些设计手稿制作刺绣包的过程非常困难。从设计、选择到完成通常需要几个月的时间。 好的刺绣品总是可以买到,但是没有。即使他们这样做了,也可能需要几个回合才能得到它们,甚至最终可能会被错过。 除了从海外拍摄,张岱恩还将寻找国内收藏家。 从前有一个人喜欢刺绣。刺绣价格确定后,他断然拒绝用它做包。 张岱恩多次到访后,终于用设计方案打动了老人,并在不涨价的情况下卖掉了刺绣品。 ▲起源于清代的《春鹿鹤在一起》,事实上,设计师更多的是纠结于自己,而不是设计和生产。 对张岱恩来说,百年来很难将旧物件完全传承下去,因为他自私地想要将它们分开,他的心极不愿意放弃。 这种矛盾心理也让她更喜欢重新设计破损的刺绣,赋予它新的生命。 即使这意味着更大的挑战,她似乎更喜欢它。 正是因为刺绣本身比较罕见,设计制作更加困难,而且每一件都是独一无二的,所以张岱恩的刺绣包的价格似乎总是不“可爱” 然而,至少有几千个,成千上万个刺绣包也不乏知心朋友。理解它的人自然会理解它,而热爱它的人永远不会用这些额外的东西来衡量它的价值。 ▲“在云端”系列自古以来就在女性刺绣服装上采用“云肩”,并用紫竹或祖母绿手柄装饰。“弥生”系列从民国女装旗袍中提取裙子,自然清新可爱。“诺金美”系列以翡翠和紫竹为手柄,柔美优雅。在众多作品中,《穹顶之下》系列的刺绣皮包是张岱恩认为最像自己性格的一个。 大胆不羁的皮革与古典优雅的牡丹刺绣相互辉映,而包上的铆钉勾勒出包面的轮廓。 虽然包是刺绣的,但一点也不影响,而是充满了坚硬的精神和时尚感。 在她看来,刺绣包只截取古典元素,不局限于古典风格。 ▲“穹顶之下”系列▲经典偏好,但不限于经典这是张岱恩的生活方式修补时间。经过万水千山之后,一名优秀的设计师成为一名更有感情的艺术家。 张岱恩是一个不缺乏感情的设计师。在她的作品中,她总能看到时间和土地的影子。 《时间的故事》和《大地情结》不仅是她作品的灵感来源,也包含了她对中国历史和地域文化的理解。 时间的故事已经经历了一百多年,时间的故事已经来来回回。 她属于谁?她的故事是什么?一块刺绣,了解自然可以看到她的前世 张岱恩懂刺绣,但他不满意。 她更关心的是刺绣中包含的故事。 ▲往昔的生活,两个破裂的袖子是纱布做成的,包裹在古典女人的身体里,“怀旧一直在人们心中,从来没有离开过。” ”张岱恩总是这么想 “每件刺绣品都是一百年前工匠手工制作的艺术品,没有重复 我相信他们经过了一百年,只通过我的手,并把他们归还给了他们原来的主人。 “龙凤麒麟,河海崖,民国时期戏服的一面残绣,取其精华,然后用丝线缝制成一个包 手里拿着它,就像带着多年前向往天空飞翔的花旦,一起穿越千山万水。 这是张岱恩作品中蕴含的情感。黑白薄纱衣、水墨画和梨园里一个古典女人的梦想的结合引领了上海的生活。2.上海生活的起源在于苏杭所说的“水土一面,人一面” 土地综合体不仅是设计师的生命,也是设计师的灵魂。 张岱恩出生在上海,他的成长道路也与这座城市密切相关。 像许多精致的上海女人一样,她喜欢穿旗袍,能穿上魅力十足的旗袍。 我对细节很认真,对生活充满兴趣。除了收集古董和制作刺绣包,最大的乐趣是和朋友喝茶。 张岱恩的母亲来自杭州,据说她的祖母是杭州丝绸之路的一位大小姐。 不知何故,她的丝绸刺绣婚姻似乎注定要失败,她的作品中总有苏杭的影子。 在最新的“临川四梦”系列中,通过色彩搭配和风景采集,她将杭州的折扇和苏州园林的月门移入了自己的作品中。同时,她搭配充满现代感的铆钉和珍珠链,既保留了包包的古典气质,又实用。 带来临川四梦系列的原以为刺绣青瓷等必须收集,而损坏后可能会立即失去价值 然而,张岱恩和黄宜川给我们带来了更多的可能性。 如果没有独特的视野,你怎么能在成千上万的人中找到那块恰到好处的地方呢?如果不是对破碎的旧东西的迷恋,我们怎么能尽一切可能让它们充满活力呢?从零开始,从零开始到零,本身就是一个循环。 当破碎的旧东西移交给你时,你所拥有的将不仅仅是物品,而是整个银河系 编者:尤里这篇文章最初是由Twippo法国时尚媒体转载的。二维码必须保留,微信号:TWIPPO必须标明。

发表评论